專訪王棟:相比“王導” 更喜歡大家叫我“棟哥”

專訪王棟:相比“王導” 更喜歡大家叫我“棟哥”
2021年06月25日 16:08 《足球》報

  記者魯蜜報道 1981年出生的王棟,今年,在淄博蹴鞠擔任助理教練。這一年,他和自己的球員身份告別,也邁出了另一個職業生涯的第一步。退役沒有聲勢浩大的儀式,悄然蛻變之后,人們發現這個曾經的話題人物,成為了“王導”,骨子里,他還是那個敢愛敢恨、口快心直的人。對于球員和教練的不同身份,他有自己的理解,也規劃好了未來自己要走的路,他希望成為自己心目中那個優秀的教練,更加喜歡在未來的工作中,大家仍然叫他“棟哥”。

   

  《足球》:對于今年從球員變成教練的變化,還是有些讓人意外的。這樣的變化到來的時候,自己心里邊是早早就調整好心態了,還是說依舊有點舍不得球場?

  王棟:做這個決定的時候,我很猶豫也很矛盾,其實當時我還是想踢的,基于各方面原因,覺得轉型也到時候了,就提前進入到了新的角色,看看自己是不是當教練的料???0歲了,還是很不舍得,雖然自己覺得身體狀態各方面都還行,但轉型是遲早的事情,必須要做這個決定。

  其實在你之前,也有很多比你稍微年輕一點的球員退役了,看著他們退役的時候,會不會想著自己退役這一天的樣子?

  當然會想到,這些年看到好多曾經一起共事的隊友都退役了,會去想象自己退役這天的場景,自己更多的還是不舍那片綠茵場。雖然當教練還是會在球場,但是和作為球員身份在球場那種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,我畢竟做球員的時間太長了,教練的身份才剛剛開始,需要時間去適應新的身份。

  一個征戰綠茵賽場這么長時間的球員,要與自己的球員身份告別,需要經歷一個怎樣的心路歷程?

  到了一定歲數了,覺得自己什么都經歷了,對于過去球員的身份,其實是沒什么好遺憾的,對每個球員來講,都希望自己的職業生涯越長越好,尤其是到了職業生涯暮年,每個人都在想辦法延長自己的職業壽命。那段時間會有一些焦慮,但每個人都要接受這樣的一個過程和結果,這是球員的必經之路,也是人生的一種常態。

  你的整個職業生涯持續了很長時間,打過中乙、中甲、中超,也有國字號效力的經歷,最讓你難忘的是哪一段?

  其實每段都挺難忘的,都是我人生的經歷,也有起起伏伏的時候,我覺得有這些經歷也是挺好的。整個職業生涯有好的時候,也有不好的時候,我覺得在這個過程中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歷練。正是因為有這一段段經歷,我才覺得自己的人生閱歷充實了。我最無法忘懷的還是自己踢球時的樣子,不管是在什么樣的球隊,那個投入的樣子。

  剛退役的這段時間,你會不會經常想起年輕時候的自己?

  其實我感覺自己現在依舊很年輕(笑),我覺得自己內心還是住著一個年輕人,在這個圈子待的時間太長了,我覺得我還是保持著一種單純,就像剛剛踏入足球圈里一樣。

  縱觀你的整個職業生涯,可以說是一個充斥著話題的球員,喜歡你的人會非常喜歡你,不喜歡你的人會一直批評你,在這個過程中,你自己是一個什么樣的心態?

  我的職業生涯經歷了很多教練,每次他們都會告訴我,不要太去在意別人怎么說,怎么評論,可能我不主動去看,但還是會傳到我耳朵里。我到了足球場上,想要盡量把自己做好。有喜歡我的人,肯定就會有不喜歡我的人,我只能走自己的路,讓別人說去吧。人無完人,我確實做不到那么完美,也做不到讓所有人只說我好。這些年就是這么一個心態。

  從年輕小將到青年球員再到后來成為老將,你對于足球這個職業的理解,會不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發生一些改變?

  改變了很多,尤其是最近這三年,跟著西班牙教練久了,讓我從另一個角度認識了足球。以前我們中國足球大部分的踢法比較類似“德系”,西班牙教練的到來讓我學到了很多,現在看到的是一種融合性的足球,包括我們看現在的歐洲杯就是這樣,不是一個體系踢到底。我覺得足球可能發展到最后,就只有一種體系了,就是“現代體系”。我們的足球理念需要進步,每個人對于足球的理解需要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進步。我覺得這些年不斷有歐洲不同國家的教練來到中國執教,對于我們的球員和足球發展也是好事情,至少能夠給我們帶來一些不一樣的見解。

  你曾拿過聯賽冠軍,幫助三支球隊沖超成功,也幫助過球隊保級,對于你的職業生涯來講,是否已經圓滿了?

  整體來說還是挺圓滿的,但也有遺憾,就是當年的世界杯外圍賽,我只出場過兩次,也沒有幫助隊伍進入到世界杯決賽圈。另外就是在年輕的時候也有機會出去留洋,但是沒有去,現在想來還是遺憾。

  《足球》:你在退役后迅速完成了身份的轉變,成為了淄博蹴鞠的助理教練,對于退役后的職業,你當初是出于什么樣的考慮?有沒有其他選擇?

  王棟:踢球的時候,我就想過自己退役后的事情,當時想的就是從助理教練做起,鍛煉、沉淀、學習。想法是有的,但還是得看自己是不是這塊料,做教練跟球員是不一樣的,優秀的球員球踢得好,不一定能成為好教練,這一步我想先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好這個工作,在淄博這些時間,感覺也有困難,但我覺得自己還是有這么個天賦的。

  淄博在新賽季中甲聯賽開始前的備戰相當倉促,你又是剛剛轉型作為助理教練,這個過程對你來講會不會有一些難度?

  剛退役下來之后,緊接著就干這個活還是有難度的。我們的磨合時間不長,新賽季組建球員班底也是比較晚,我們需要在最短的時間里把所有的工作做好,并且做到能力范圍內的最好,才能很好地去迎接聯賽。這對于剛轉型的我來講,是一個比較大的挑戰。

  淄博俱樂部從征戰經驗來講,還比較生澀,比如黃宏毅指導也是第一次帶隊打中甲聯賽,你之前的職業生涯經驗,是否能夠為球隊的征戰有所幫助,至少這些對手對你來講,應該都是非常熟悉了。

  現代足球的信息都是相互的,比賽之前我們教練組都會集體開會溝通,把自己掌握的信息匯集在一起。其實,來到淄博之后,主教練還是很信任我的,他會把他的要求都告訴我,然后放心地讓我去執行他的意圖。

  第一次正式以助理教練的身份亮相,日常一場比賽,一堂訓練課,你都需要事前做一些什么?

  教練組都會開會制定訓練計劃,主教練會將要求傳達給我們,然后我們助理教練再去傳達給球員,在訓練中去落實這些要求。訓練完了,就看訓練錄像找找問題,開會再說問題。賽前,需要對對手做分析,從各個層面,例如進攻方向、定位球攻防、對手的重點球員以及對手防守的弱點等等,都要面面俱到。至于最后做成什么樣,就要看球員在場上的發揮了。

  現在站在教練員的角度看這些曾經和你一樣的隊員,甚至有一些還跟你同期征戰過的隊友,會不會同樣的問題,因為你站的角度不同,所以現在觀點也會不同了?

  其實就足球上的問題,大家觀點都是一樣的,關鍵在于如何去統一大家的思想。有不同的想法,大家當然可以提出來,最后到了場上都得形成統一,其實也是很簡單的,我以前也會跟教練提出我的想法,現在我會收到隊員的反饋,我告訴他們,你的想法沒有錯,但是我考慮的是整體。這是角度的問題,教練員更多地需要看到全局。作為球員來講,可能看到的是局部和個人。教練員看到的不僅僅是球場上的,更多還是場下的東西比較多。

  你有球員的經驗,像你的基本功練成,以及年輕球員應該要有的心態,還有老球員如何去延長自己的職業生涯,你現在會不會把這些經驗傳給你的隊員們?

  會的,我不管在哪支球隊,帶什么樣的隊員,我對他們的要求都是最高的,按照高水平的要求去做。至于他們能夠做到什么地步,需要靠他們自己的努力以及自身的天賦。在我這里,我能說的,能教的,都會講給他們聽。

  為助理教練,身份轉變了,以前人們可能叫你棟哥會比較多,現在大家要叫你王導了,兩者相比較而言,你比較喜歡大家怎么叫你?

  很多球員還是叫我“棟哥”,可能他們也不太習慣叫我“王導”,場上場下都是。我還是喜歡大家叫我“棟哥”,這樣顯得我年輕一點吧(笑)。有時候他們叫“王導”,我一時間還反應不過來。

  《足球》:四月份,國家隊官方給你頒發了一件紀念球衣,這是國家隊給你的退役儀式,那時候有沒有勾起自己的國家隊記憶呢?

  王棟:有的,當年在國家隊的時候,感覺也是自己狀態最好的時候吧,非常懷念。我是2005年進的國家隊,2009年因為腳傷做了手術退出國家隊了,要是沒有那次傷病,我估計還能在國家隊多待幾年。國家隊是每個中國球員職業生涯的最高目標,都希望能夠披上國家隊戰袍,為國家爭光。

  你最出彩的一場是在2007年的亞洲杯5比1大勝馬來西亞的比賽中,你上演了梅開二度的好戲。那時候是不是你最意氣風發的時候?那個時候在你們球員心中,在亞洲是一個什么樣的水平?

  那時候我年輕啊,才26歲,是各方面都最好的時候,進入到國家隊也是有自己的抱負,有追求的,當時也是實現了自己的愿望。當時我們可能跟韓國、日本國家隊能夠踢個四六開,當時我記得跟伊朗交手打了個2比2,碰上西亞的球隊他們想要贏我們也是挺難的,反正就是不相上下。跟東南亞球隊交手,基本上還是我們勝算大,他們很難打得過我們。

  后來,隨著81、82那批球員的老去,國足的在亞洲的影響力逐漸在變小,沖擊世界杯之路也走得不是很順利,你是經歷過的人,這究竟是什么原因?

  其實我們當時也是倒在了12強賽這一步,從我們那一批隊員看這些年的國足,其實我覺得,中國球員的大賽心理問題才是最大的不足,并不是能力的問題。要是畏手畏腳的話,真的踢不好。接球怕失誤,怕擔責,很多球員都會有這樣的想法,甚至在聯賽當中,遇到強隊就“躲起來了”,就是怕失誤影響口碑。比如隊友給你傳球,傳過來有可能被斷球,那么就有可能出現躲在后邊不接的情況,我之前看到過,確實挺可怕的。哪有踢弱隊就出來表現,踢強隊就躲起來的?這種心理太可怕了,我不喜歡。

  那么在你看來,中國足球現在需要做些什么?

  中國足球這么多年,我感覺里皮帶隊時期的打法開始了一些有意思的東西,我們這些年為了成績換了太多教練了。我們在追求成績的過程中,應該回歸到足球本身,去思考一下,我們究竟需要什么樣的踢法,將這個研究透,走到底,形成自己的風格和體系,這個才是最重要的。日本、韓國足球這些年跟我們拉開了很多距離,他們能夠靜下心來建立體系和完善青訓的根基,而我們這些年做的并不夠好。

  這一次國足歷經艱辛,再一次走到了12強賽,為卡塔爾世界杯做最后的沖刺,雖然分組還沒出來,你覺得我們沖進世界杯決賽圈的概率有多大?

  我覺得是有希望、有機會的,進入到12強賽,每場比賽都關鍵,我們這屆國家隊實力是非常不俗的,有留洋球員,也有歸化球員,大家在李鐵指導的帶領之下,心氣也是非常足,面對比賽的整個心理都做得非常好,整體團隊的面貌給人一種積極向上、團結一致的感覺,所以我會覺得有信心。

  

  更多內容請登錄足球報的官方網站:www.zuqiubao.info

推薦閱讀

閱讀排行榜

體育視頻

精彩圖集

秒拍精選

新浪扶翼